VOX

告诉泥萌一个秘密,其实王者荣耀是养成类游戏,熟练度什么的,其实是英雄对主人的好感度唷

段子

*有各种令我愉♂快的私设
阵容(这个阵容是CP阵容( 。ớ ₃ờ)ھ)

蓝方:赵云 韩信 诸葛亮 张良 刘邦
红方:吕布 嬴政 刘备 李白 关羽

吕云注意背后abo私设组:

  赵云躲开了队友一个人在上路带兵线,对于埋伏和抓单,他向来是无惧的。因为他有惊龙的长枪,迅捷的身手。他向来以大局为重,明知分推这事交给韩信或者刘邦会更好,但他一反常态地一意孤行。

“别拦着我!”

就只有这几个字就提着长枪隐入了草丛。韩信在远处瞥见了他那苍白的脸颊。

  有某种不祥的火焰在蔓延,他蹲在草丛里,捂住了正在火热翻滚的下腹。他蜷着身体,一种欲望正在和他的意志坐着尖锐的斗争。他的另一只手紧紧握住了长枪,有些痛苦地咬紧了牙齿。“必须,必须赢得这场战斗。可恶,我不能成为大家的累赘。”他的眼睛还敏锐地看注意着敌人所出现之处,他的长枪还直指着敌人的头颅。

“啊…”他突然呻吟出声。他那OMAGA体质让他痛恨不已,他会给队友带来危险的同时,同时也让自己无法作战。队友已经受着中路开团的危险,如果他不能及时带线,那么将形成四打五的危险。他扶着自己站起来,坚韧的意志带动长枪一出,兵线已带到对面高地塔下。他转枪立刻回去,但突然因为越发剧烈的火焰而倒在地上,他浑身开始冒着热气,抓紧了自己。

“好难受…”他为了避免被清理兵线的人看见,他艰难地爬进了草丛。蜷缩在的一起,中路团战一触即发,他那朦胧的意识仍然在关注着他们:诸葛亮仍然在边缘打着消耗战,针对李白可能的切入,关羽一直绕在输出身边。而韩信一直在草丛一侧等待嬴政和刘备走位的失误。对峙的场面,任何小小细节的失误都会带来巨大的弱势。他们在等待赵云的归来,等他带来的惊雷的一声。赵云把长枪插入地面,企图支柱自己,他红着脸,每一声呼吸间有难以忍耐的热气,他脚下软而无力,迅速又跌了下去。

“等我…等我,我马上就来……”他好像在发烧,下身绷紧得痛苦,他渐渐被自己的情欲勒紧,浑身酥麻。他的意志渐渐消磨,很快他只看得见一片黑暗,以及只能感受身体内部的火热。衣服对肌肤的摩擦使他痛苦,他一只手抓住了衣服,扯开了颈口,露出精瘦的锁骨,他撕扯着自己的衣服,直到他怎么也脱不去手臂上的衣服。他裸露着一部分身躯,看上去乱七八糟。但现在令他痛苦的又是草丛里那些刀尖般锐利的草仞。他还没有把手伸向那个情欲的源头,却一直紧握着他的长枪。和大家并肩作战并取得胜利的念头,一直在阻止他彻底地陷入Omega的情欲的陷阱。他咬着嘴唇,就在他熬着痛苦着企图站起来时,一只手拽住他的头发将他从草丛中提起来。

  那是有着战场上猩红色的眼睛的男人,任何经历过真正沙场都应该害怕这样的眼神。尽管赵云意识模糊,但他仍然直视着这双眼睛,但开口意外地冷静。他一只手反抓住了吕布的手臂“……这幅模样,还请将军莫见怪,赵某一向重视战场,也从不疏忽敌人!”

“嗯……这话不错,然后?”吕布饶有兴趣地看着他抓他的那只手,赵云的力气仍然在流失。

“要杀要剐随你。”赵云说,然后他加上一句,“将军来清理兵线是错误的选择……”

  吕布捏住他的下颚,仔细看过了他的五官,同样笑起来,这种笑容是嗜血的:“等我杀了你再开团又如何。”他这句话说完,中路的人几乎都不见了,只隐约可见嬴政在守塔,李白在各路推线,韩信被带着四处反推,没人能预料得到他究竟在哪儿。

  “没有你在是很难开团的。”吕布抓起他的头颅,凑近了他的耳朵。“你是胜利所必须的,你死了……”
 
  赵云感到愤怒,太抬起了那握着长枪的手,却被吕布轻而易举地反捏住了他的手腕,疼得赵云大叫。长枪落在地上。“Omega不适合战场。”吕布残酷地说,他在攻击赵云的心里底线。“就像现在,你帮不上任何人。”

  “赵某,不会辜负任何人……啊!…”

一阵羞辱的感觉袭上胸口,使他不可思议地看着吕布:他的一只手伸进了赵云那半敞开的裤子里。赵云脸色一变,狠狠地用脑袋朝吕布的胸口撞去,吕布的盔甲倒撞得他头晕眼花。吕布一只手抓住他的两只手腕,重新把他压回到草丛。

“我忘记告诉你,我是个真正的alpha。”吕布的笑容也带着狂意的血。

  吕布的意思不仅仅是在情欲上的,赵云听得出,他在说alpha才是战场上的胜者。只有胜利是不能相让的,赵云还在挣扎,这次的挣扎,比他单独与自己作战还要痛苦,却不是沉沦的,挣扎让他越来越清醒,目的越来越明确。他的双眼又尖锐起来了。

  吕布最爱的就是在战场上徒手撕裂这样的敌人,也正是他们让战场千变万化,无可捉摸。赵云的身躯已经暴露在染血的盔甲之下,他那挣扎他钳制的模样,使他紧致的身体在紧绷着动弹。头发早已经在吕布的五指中凌乱,蓝色的发带蒙住了赵云一只眼睛。吕布卡入赵云的双腿之间,一只手不停地抚摸赵云的腿根。他咬着赵云的胸口,挑弄着也调戏着,一路向下,舔舐着他的小腹,使他的身体开始变红,使挣扎变得暖昧朦胧,颇有欲迎还拒的意思。
 
  “唔……”赵云厌恶这样的行为,但Omega那难以令人抗拒的天性,又渴求这种抚摸不可。“将军…”他咬着牙齿,“将军不会对这种行为感到羞耻吗?!”但吕布的意思很清楚,他是个真正的alpha,无论是动物性的,还是别的什么的。

  吕布把他的裤子歇到他的脚踝,他轻轻摸摸着他的大腿,咬着他的耳郭。赵云浑身被刺激起来,像无数闪电绕着敏感的肌肤,他又像被手掌来回安抚的小猫,Omega潜在的需求被满足,泄露出若有若无地呻吟。很多想法都离开了他,赵云意识再次模糊,眼睛里只有一个黑暗的人影,和情欲的一团火。吕布毫不费力地打开了他的身体,一副人体的山河地图展现在他眼前,他继续用手掌去描绘其中的路径。当他抬起赵云的腿,最终攻克最后一座城池时,他并没有露出胜利者的姿态。

  他伏下身,吻着赵云的头发和眼睛,他在他耳畔边说,赵云本能地察觉里面竟然还有一些温柔,就像现在盖在他腰侧的宽大的手掌,宽厚又温存:“你是个真正的战士,子龙,好好享受这一切,然后……回到战场。”

 

亮玄逗比组:

1、  “主公今天精神不佳。”诸葛笑吟吟地说,他摇着扇子,“想来我这边喝一杯茶吗?”
  “哎呀,毕竟又没有早起早睡。”刘备揉了揉眼睛说,他把自己的身子歪在自己的枪上,“让我几座塔,来你家温暖的水晶塔下喝杯茶可好?”

  2、
*私设注意,和故事背景没啥关系

  刘备扛着一把炮火十八次路过诸葛的中路,后者假意对他视而不见,只在塔下安静地刷兵。后来刘备和李白把小龙拿了,韩信一直在草丛后面,跳出来杀了刘备又跳了回去。诸葛亮大惊。

  他掐指算了又算,高端电子扇晃了又晃:对于李白的这种连闪现都躲不过去的针对,他家主公一定会哭成肉包。

  “君主能卖草鞋,能十八次蹲我草丛(虽然都没蹲到),怎能因这种小事哭泣?”他就在中路和刘备喝茶聊天。

  刘备擦了擦眼泪:“小亮亮有所不知,我跑不快,二技能难以穿墙,作为一个射手还必须贴脸打。在峡谷中,我只能作为一个没什么用的暖男(然而香香都嫌弃我( •̥́ ˍ •̀ू ))。”他草帽上的小鸟配合着委屈地啾啾叫了几声。

  “远在山中时,我已有所听闻。”诸葛亮露出一个意料之中的笑容,“而我呢,”那副笑容越来越大,蓝色的眼睛发光,简直隔着一撮刘海闪瞎了刘备双眼,“拥有位移的一线法师,实力超群,频频被ban,团战中的疯狂永动机,刚登场便打破了世间平衡格局,宛如元气炮一样令世人震颤不已。”他晃着扇子,他的狂意和才气在主公前毫不收敛。

  “小亮亮对我说这话可好?”刘备又可怜地抹了几滴眼泪。“你家主公这么软弱,很容易被打击的(;д;)。”

  诸葛扬起高傲的头颅,摊开手,好像万里江山长河已经尽收眼底:“没错,可我毕竟不屑于来到这峡谷。”他望向刘备,刘备那卖蠢的眼泪早就干在他脸上了,露出了一副冬去春来的微笑——这才是他家的主公,虽然貌似蠢得容易被欺负,却并不是一个软弱的人。啾啾还在叫,跳在他的草帽上。诸葛亮忍不住站起来,他走向刘备,向他伸出一只手好像要做出一副承诺的样子,

“没有主公就没有今天的孔明,还请主公继续活跃在峡谷中,主公必将是不可忽略的存在。”

  “嗯!”刘备仍然看着他笑着。

  (后来关羽驾到,以为大哥和对面军师打了起来,马扬蹄一吼就劈开了他俩。然后威武地疾驰而去。)

  【蓝方】刘备:小亮亮我来找你啦!゛(ノ><)ノ
  【红方】诸葛亮:多有不周,亮前来迎接主公!
【怎么又是你】 关羽:大哥危险!(带着一百个草泥马横刀一劈!)

  *听谣言说刘备要改成战士,我暗搓搓地觉得……蛮适合我家主公的,但体验服里貌似又不是这样的,总之还是希望调整后,刘备出场率能再高点。→沉溺于暖男的魅力中(๑Ő௰Ő๑)

双枪打野扛把子组,有私设:

  韩信嗅出了赵云的气味,不过他只是怔了一下,对于这个不该是这样的人并没有说什么。一开始他们为了打野争持不下,对谁拿蓝buff也有过一小段的争吵。只因赵云有些不耐烦韩信才与他口头相争,其实他早将惩戒换成了斩杀,赵云甚至为了顾全大局而保持了沉默。

“他是个Omega。”韩心想,他有意把蓝留给了赵云,没想到赵云却也一直不去碰那个蓝。在对面李白来反这个野的时候,他反而提着长枪跑去了对面。韩信心里有一种被队友针对的感觉。
“喂,你在做什么?”韩信跳出来挡在他身前,一个惩戒夺走了赵云打了半天的buff。
“阁下没看见我正在反蓝吗?”

  韩信不太喜欢把话挑明,他只是对赵云这种同样不把话挑明的态度感到刺眼,并且针锋以对。这种心情下他很快就忘了赵云是个Omega的事实,他一句话也没有说就跳走了,把赵云留在那里,李白和游走的关羽来抓他,赵云绕道走了一波非常危险的位,也消失在敌人的视野中。

  他们这边的张良对韩信的做法颇有微词。但韩信靠着墙,一副认真做人的模样,却把他的话当做了两边风。
  “这是团战,去了解他,然后合作。”张良说,他说的时候脸上甚至没什么表情,他传达的是毋庸置疑的事实时向来如此。
  他也是个Omega,韩信抱着枪想,我第一次见到持枪的Omega,这不符合我对世界的认识。
 
  赵云再而三地颠覆他对世界的认识。他在团战中刚硬的作风和表现,一声惊天之龙使天下唯我独尊的嬴政也后退几步。他那矫健的身手,和勇猛的作风,节奏明快而思路清晰,明显的对后排的针对,以至于敌方也不得轻视他。
 
  韩信去做了四一分推的那个推线的角色。因为感到团战的胜利,并不需要他的参团(更可能的是他的心态导致的),仅仅是去野区清干净了野。自从他承受过胯下之辱,便再也没有以正面对抗的姿态出现在众人的面前,更多的是刺客的突进和令人措不及防的袭击。而这是必要的。在寻找到机会奉还一切耻辱之前,他必须隐匿自己,消除自己的踪影和行迹。于是他在他的意识里探索到这一幕,他把Omega视作女性的和柔弱的偏见,同样是对赵云的另类侮辱。因此赵云宁可剑走偏锋,宁可承担风险,也不愿意承受韩信让给他的蓝buff。无论他怎么想,这样的男子总是令人敬佩的,因为他会在战场上突起风暴,在暴风眼的中心席卷敌人,他的强烈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威胁。然后,赵云,扛着伤痕,长枪无数次地横扫风云,惊起无数骇人的闪电——这一切好像也是在反驳韩信的信念。但那又如何,总有一种独一无二的力量能让你为之惊讶,然后被深深震撼。
 
  他从血泊里站起来,尽管只剩下丝血,眼神却无所畏惧。敌人尚未消失,他在进行极限的走位,蓝色的发带,飘着在他脑后,竟然令他看上去惊人的美丽。就在敌人企图接近他时,韩信挑飞了敌人,赵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三技能反向一捅,迅速衔接一套技能,他挥动长枪:“阁下的首级,我收下了!”

  赵云的发带被嬴政的利剑所割破,韩信弯下腰,拾起了那根发带,交给赵云。后者默默地接过,绑在了脑后,看着他。仅仅是这一招,他们便感到他们的配合意外的默契,仿佛心有灵犀。只是谁也没有开口,那个至关重要的词语仍然卡在喉咙。赵云一直看着韩信的侧脸,然后就这样回城了。

  韩信回过身:“喂,我们可以一起去反野抓人,这样对李白的压力会更大。”

  “阁下!真的愿意和赵某共同作战吗?”他那激动的动作差点打断了回城。赵云孩子一般的真诚和兴奋使韩信莫名其妙地被打动,赵云仿佛一直在期待他的回应,并且也一直等待着。他并未被和韩信争吵的前嫌所牵绊。意识到这一点,韩信有些自嘲地发出一个鼻音,挠了挠后脑勺,朝他伸出一只手,赵云反手用力握住。
 
  “我等你。”韩信说,他抹了一下鼻子,露出一个胜利在握的笑容。

邦良死缠烂打组:
  刘邦一直跟着张良,张良在哪儿他就在哪儿。张良转身劈头一问:“你不去上路浪谁去?”刘邦抱着他的腰,死不要脸地蹭着,“中路有诸葛军师,上路有悍将赵云,打野有来无影去无踪的韩信,我们嘛,自然可以在下路蹭蹭。莫非你还怕了对面吕布不成?”
  “我比较怕你。”张良在哪方面都不喜欢拐弯抹角。“可以离我远一点吗?”
  刘邦把他抱得更紧:(๑•́ ₃ •̀๑)我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。小军师啊,小军师~这峡谷中,你到哪儿也摆脱不了我。
  要是狗链子能套在自家队友脖子上他笃定自己会这么做。为什么一堵墙能挡住对面的人,却无法拦住自家人,这他也是百思不得其解。刘邦就想在他身上搞着什么,双手都不安分。张良急得都没有了仪态,他要和打野的去抓人,不想和刘邦在这里慢条斯理地研磨心态。他一本厚厚的书都砸在了君主头上。

李白张良拉郎组:

  因为站位的失误导致差点团灭了一波,只留下张良站在中路,李白借着边野无限刷大。他已经预感到死神的来临。尽管那个人和死神的形象毫不沾边,每次降临时都带着无可言喻的飘逸,白色长发飘飘好似凤仙,来去无踪一尘不染仿佛不属于人间。尽管如此,也掩饰不住他握住的那把剑的寒意。
  凤凰惊鸿一来,闪到了他的身前,化作一阵风迅速包围了他。他已经接受即将到来的死亡。但李白只是把他包围在圈中,单膝跪在外面,牵起张良的手蜻蜓点水般吻了一下,又消失了。

军师组:

 

Note:很多地方是需要修改删减和调整,还有写得没意思的地方要改,不过最近打游戏打得心态有些崩,为避免回忆战场上那些细节,都没怎么看文,蓝瘦香菇。
嬴政张良是我本命,除了天堂福音和优雅恋人的皮肤买不到其他都有,但又爱赵云爱得痛苦(他,超帅!但我一玩必坑(。ŏ_ŏ))。
 

 

 

 

评论(7)

热度(10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