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OX

告诉泥萌一个秘密,其实王者荣耀是养成类游戏,熟练度什么的,其实是英雄对主人的好感度唷

长安城

王者荣耀/故事中剑仙李白因骄傲被武则天挫败才开始喝酒,不过我更喜欢他生性爱酒,以酒下诗,并冠以酒仙之名。

扁鹊

  逃亡一年后,他灵魂的回响亦完全告罄
——

  长安城位于王者大陆的西北方,北边近海,而南边是巨大的地中海和曲折的海峡,这使长安城免受了吴魏蜀之间的战争的影响,亦隔绝了秦国的阴谋和混乱的波及。长安城出自大师墨子之手,其规模之宏伟,其守卫机械精致而难以模仿,其安定而繁华举世无双。长安城心胸亦如贤者般海纳百川,既能收容乞丐、小偷、他国逃犯,也能包容被世人唾弃的魔种。这使长安城成为东方的桃花源,西方理想的黄金国,甚至一度成为东瀛之国的蓬莱岛。没有浪子不曾来过这里,甚至他们中的大部分定居于此,在女帝武则天的庇佑下安居乐业。

  他目睹过长安城的那些传奇,那些过去的奇迹,也活生生地存在于此刻。他斜挎着着一个破旧的箱子,脚底满是旅步行的尘土,衣服光亮的色彩被途中的风尘所黯然,而有人背后唤他作“医生”。他回头,在围巾遮掩下露出一双纯净的眼睛,后来这双眼睛因为期望而眯起来,笑得是那样的美好,好像一份愿望,正是每个生灵都想守护的最珍贵的希望。风正在前行,海正在缩短前行的距离,岁月仰起青葱的头,眺望着那巨大的奇迹。

  他到来时,看见那朱雀门上的一道剑痕,笔锋锐利却包含诗意:“欲上青天揽明月”。他穿过这扇巨门,步在寻常百姓家的街上。孩童的风筝随风漂浮着,渐渐牵走了金黄的傍晚,夜幕渐渐降临朦胧着长安城的天空。傍着楼房的那些云好像天使轻而薄的翅膀,街上的灯笼渐渐亮起了红色的灯火,染红了它们洁白的身躯,并将光亮投射在青石板的地上。阁楼里上的酒壶靠着阑珊喃喃唱着,一些酒无意撒了,却香飘了半座城市。女人的头巾忽然飘在风中,一只洁白的胳膊伸出去没有捞着,抵达他的脚下时,一把剑的剑柄接住了,持剑的人带着醉意,却轻快地飞上阁楼,还给了女人,青年醉卧阁楼抱着葫芦继续唱着:“来来来,一杯一杯复一杯……”

  扁鹊停留在来往的人群里,一只手握着肩前的斜带,他抬头望向那个略带醉意的青年,不知他是如何做到的,他喝酒舞剑的姿态教人着迷。他心满意足地回过头,尽管他不曾有过询问,但这大概长安城里众多奇迹之一,他把这当做美丽的开端。而他会邂逅更多的美丽和更多的人。

  呵

  黄河之水天上来
  是酒该多好

  那个青年的白衣被月光洗得白净,他无拘无束,乘酒兴遨游在云底下,抱拥一团月光开始舞剑。酒葫芦在腰间叮当响,响透了长安城的贵人家。女帝的宴席被他的剑兴和诗兴搅得一塌糊涂,他凭着飘逸的武功全身而退,只留下酒篇一张。女帝的断案大师忍无可忍,以犯罪之名连夜追捕李白。

  那就是扁鹊再次见到那个因酒因诗而舞剑的青年的起因。那个人一路飞这偏僻的角落,自负的笑声惊醒了扁鹊,使他从梦中醒来。那个剑仙随风起舞之后便在药花丛中躺下。紧接着的是连绵不绝的马蹄声,他们手中的灯照亮了扁鹊的门窗,狄仁杰骑在马上手持着还未放出的逮捕的令牌。扁鹊走到门还是睡眼朦胧,身上只穿了薄薄的睡衣,只感觉夜寒,他抬起手挡住狄仁杰背后的通明的烛火。

  “不可私藏罪犯,否则同罪。”狄仁杰说得简单扼要,并不容置疑而铁面无私的面容。扁鹊认真地打量,他脸上能一点儿称之为同情的东西也没有。之后狄仁杰补充了一句,虽然比开口的那句更为柔和和亲切,但却让扁鹊为之警醒,“这是在长安居住的唯一条件,医生。”

  “如果是病人呢?”

  “没有余地。”

  “大人,我治疗的病人没有犯人,但就算是罪人也有应该得到医治。”扁鹊说,他说的很单纯,但也有意误解狄仁杰的意思来证明自己未曾看见过那个剑仙。狄仁杰露出一个可称之为审视和预见的笑容,他抽出鞭子驱使马掉头前往别的地方。填充光的烛火离开后,他的身周重归于黑暗,扁鹊在芍药花里作寻找那位酒仙的身影。

  他刚踏入丛中,一只胳膊突然被就拉住了,紧接着他整个人都被拖到芍药花中,下面是跳动的心脏和流动的血的声音。扁鹊察觉酒仙的行为鲁莽而无理,刚要说话时,醉意朦胧的声音梦呓一样:“嘘……”他明白意思后竟然也不敢动弹,就这样和李白贴着胸口。他能感到李白呼吸里剑南春的味道,这味道混合着芍药花的香味。随后一道影子像刀刃一样划过空气,李白这时才松开了那只紧紧抓着扁鹊胳膊的手。此后两人都悄声无息,扁鹊只是站起来,看见剑仙双手枕着朝天躺着,眼睛里盛着两轮明月。

  “他将剑视作侠的性情的表现,将诗看做诗人性情抱负自试的表现,渴求一鸣惊人,并不受常理拘束。他饮酒也不为酣不为乐,而为昏而为醉,自称为仙而不羡仙,只是将不可求之事求之。因为这个世界是他做梦起兴的世界,是陶醉于自我创造的世界。借酒神的癫狂,不过是将这性情发挥到梦一般自由的极致——说到底,狄大人,酒有何罪?”

  女帝武则天在狄仁杰归来之后说。尽管她并未替李白在事上做更具体的说辞,也并未替狄仁杰的空手而归来寻找开脱的理由,但狄仁杰能清晰地读懂她那怜才爱才的心。他离开女帝的大殿之后,便对李白的行动听之任之。

评论(4)

热度(34)